​桂林嘉美国际旅行社-提供领先的桂林旅游信息和专业桂林旅游接待服务!

首页 > 游客反馈表 > 最新旅游咨询游客反馈表 > 1986年在相公山山顶拍下的桂林漓江照片

1986年在相公山山顶拍下的桂林漓江照片

更新时间:2016-06-22 小编: 0 896
...

这是1986年,从相公山山顶俯拍漓江的一张照片,后来照片被收录进一本画册,照片也被命名《江山多娇》。拍摄者,是桂林第一代山水摄影人中的代表人物——— 陈亚江。对于桂林摄影界而言,这是一张值得骄傲也值得纪念的照片,因为,这是桂林摄影家对漓江美景的新发现,因此而成为漓江一个绝美景致的第一张照片。

在如今的很多摄影发烧友眼里,这张照片拍得或许算不上精妙绝伦,因为在那以后,以这个景点为主题的摄影作品层出不穷,这个景致更是被后来的摄影家们拍得美轮美奂,但时至今日,我们仍然能够从这张老照片中感受到拍摄者炉火纯青的驾驭光影的技巧。

相比之下最为重要的是,这张老照片开启了定格漓江之美的一个新发现。在这个发现之下,蜿蜒的漓江扭身回眸,在群山间展露出它婀娜的身姿,美得震撼人心。

大自然鬼斧神工造就的漓江从来不缺少美,永无止境的是发现美丽的一双眼睛。这一张老照片,让曾经寂寞无名的相公山,从此成为摄影大师们以及摄影发烧友们趋之若鹜的拍摄胜地。

1986年,陈亚江在相公山山顶拍下这张照片,也奠定了陈亚江成为发现并记录这个漓江美景“第一人”的地位。也从此,漓江上这个绝美的画面走进世人的视野,并为全世界摄影人所热爱。相公山山顶当年陈亚江拍摄之处,如今也成为很多来桂林的摄影者必到之处。

2012年,在相公山下经营农家乐的赵文军拍下这张照片。照片里,是在相公山观景平台上把镜头对准漓江的摄影爱好者们。上世纪80年代的一张《江山多娇》,让曾经寂寞无名的相公山,如今成为摄影大师们以及摄影发烧友们趋之若鹜的拍摄胜地。(图片由赵文军提供)

发现漓江大美

相公山脚下的荷包山村,是一个有着百来户人家的偏远小村。村民赵桥养,是当年带领陈亚江攀爬相公山的两个向导之一。

“陈亚江,是第一个爬上相公山拍照的人。而第一个带他上山的是我们村的毛石生,已经过世好几年了。”当年还是一个十八九岁毛头小伙的赵桥养,如今也已年近古稀。

赵桥养至今还记得,他第一次带陈亚江爬上相公山,是在1986年的春天。此前,陈亚江已经爬过两三次,因为老向导毛石生家里农活忙,就找到正在放牛的他。

对于这个城里来的大叔,赵桥养充满好感,“他和蔼、健谈,一下就跟村民打成一片。每次来到村里,他都会从背包里掏出糖果分给村民。”对于时常需要靠野生芭蕉蔸果腹的赵桥养来说,这是难以忘怀的美味。更让他感念的,是陈亚江用他以前未曾见过的相机,给他一家拍了张全家福。

那时,村里通往葡萄镇的山路泥泞不堪,陈亚江只能从市区乘船到兴坪,再摆渡来到村里,很是周折。在村里,他和村民一样,住着土坯房,吃的是红薯饭。

给陈亚江当向导,赵桥养从来不辞辛劳,但这确实不是件轻松事。

凌晨4点,天正漆黑,赵桥养就挎上绳圈,提起镰刀,领着陈亚江来到相公山脚下。这座耸立在九马画山和黄布滩之间的石山四壁陡峭,世代住在山脚的村民也没几个爬上去过。

在手电筒微弱光线的指引下,镰刀起起落落清除灌木和荒草,以腾出可以着力的石块。有些石块突出山体不足10公分,仅容踮起脚尖,加上青苔湿滑,常常是险象环生。赵桥养每爬上一段,就放下绳子将三四十公斤的老式摄影器材吊起,如此反复。“别看陈亚江是城里来的,吃得苦,爬起来不比我慢多少。”

抵达山顶的小平台,已是1个小时后。陈亚江选好位置,从硕大的背包里摆出摄影器材,调好角度。远处的天空,刚刚透出微弱的光亮。

在持续2个多小时的拍摄过程中,陈亚江极少言语。看着如雕像一般守在镜头后的陈亚江,赵桥养常常费解又好奇——— 究竟是什么,驱使着这个城里人费尽艰辛来此?

接下来的2年里,赵桥养和陈亚江在不同的时节爬过相公山。再后来,就陆陆续续有着同样背着照相机的城里人,循着陈亚江的脚步爬上相公山摄影。

次数一多,赵桥养也能熟记他们的名字——— 莫迪生、李亚石、张力平……渐渐地,他也知道,他们都是著名摄影家,而他们在相公山上拍下的照片拿下过各种奖项。

一张又一张如梦似幻的照片让这个原本闭塞的小山村在摄影圈里名气骤起,也彻底改变了赵桥养的生活轨迹。

2004年,村民们用刀斧一点一点凿出了上山的石阶。几年后,沙石、水泥、木料被运上山顶,开拓出了可以容纳200人的观景平台。

不再艰辛、危险的登山之旅,让相公山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摄影爱好者,其中不乏从新加坡、美国、马来西亚远道而来的。随着数码相机的普及,来到这里的上班族、学生、退休老人也渐渐多起来。赵桥养经营的农家乐几经装修、扩建,如今也成为一家人最主要的经济来源。

6月6日上午,已经68岁的赵桥养仍带着两个年轻小伙爬山、拍照。他如今还能负重25斤而步履稳健,只是速度不如往前。

“爬了一辈子的相公山,算下来,带上山拍照的人也有几千、上万。”赵桥养告诉记者,带着一代又一代摄影人攀爬相公山,他也越来越能理解陈亚江当年的执着,“他们都有同一个梦想,那就是拍下心中最美的漓江。”

(讲述人:赵桥养,阳朔县葡萄镇荷包山村村民)

漓江成就了桂林风光摄影

向我们推荐本期这张照片的,是市摄影家协会主席滕彬。

在他眼里,这幅作品揭示着漓江与桂林摄影人之间的关系——— 漓江之美成就了许许多多本土摄影人,而这些摄影人也为世界打开了领略漓江之美的一扇窗户。

桂林的摄影艺术起步于抗战时期的新闻摄影。硝烟散去后,烟雨迷蒙的漓江尽显奇美,吸引着无数风光摄影爱好者去捕捉、表现。从60年代初创市摄影小组,到1980年成立市摄影工作者协会,再到如今拥有400多名会员的市摄影家协会,本土摄影人队伍在不断壮大。

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陈亚江创作的《漓江晨景》、《阳江晓雾》、《春到漓江》等作品相继在新中国第一本摄影艺术刊物《中国摄影》上发表,由此拉开了桂林风光摄影走向全国舞台的序幕。

“不仅仅是广西摄影看桂林。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桂林就与黄山一道,成为国内风光摄影的风向标。”滕彬说,随后,王梧生、封小明、姜江、莫迪生、李亚石……越来越多的摄影人带着他们的作品走上国内外专业摄影展览的舞台,夺得奖项并赢得了世界范围的声誉。

“桂林美丽的山水给摄影人以取之不尽的摄影灵感和题材,而本土摄影人又偏爱集山水精髓于一身的漓江。”在滕彬的记忆里,至少有半数以上的获奖作品是以漓江为主题。“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漓江成就了桂林的风光摄影。”

桂林摄影人为了定格心中的最美漓江,也付出了汗水和艰辛。踏遍漓江两岸、爬上险峻的山头、坐热气球在漓江上空取景、航拍……他们迎晨曦、送晚霞,拍出一批批极具美感和艺术价值的精品,编发一本又一本画册。这些印刷品,成为向世人宣传、介绍漓江最直观、生动的窗口。

上世纪80年代,作为市新华书店业务科的一名工作人员,滕彬印象深刻,“那时,桂林最畅销的书籍是王梧生等本土摄影人的画册,书店一次就下10万册的订单,但没几个月就被游客一扫而空。”

正是在桂林风光摄影浓厚氛围的感染下,滕彬也拿起了相机,开始了遍寻漓江之美的脚步。如今,滕彬投身风光摄影也近三十载,用过从胶片到数码的几代相机,至今乐此不疲。他出版的第一本画册就取名叫《漓江》。这本画册的扉页上留下这样一句感言——— 我爱桂林,更爱美丽的漓江。

“如今摄影已经进入多元化和全民时代。漓江,正在成为越来越多摄影爱好者聚焦的对象。”滕彬期待,不管时代如何变换,漓江依然能保持贺敬之诗歌里描绘的那般美丽。在几十年甚至几百年之后,它依然是摄影人最魂牵梦萦的地方。

(受访人滕彬,市文联副主席、市摄影家协会主席)

父辈的遗产

转眼间,父亲陈亚江过世已经17年。在我家里,有一些珍贵的老照片,那是父亲留给我们最珍贵的遗产。

我们家祖籍天津,抗战时期为避战祸,搬迁到灵川县的三街镇。父亲9岁时就在市区的一个照相馆当学徒,开始了他的摄影生涯。学成后,父亲在镇上开过照相馆,当过摄影记者,在政府部门任过职,但一辈子都没离开过他心爱的相机。

从我有记忆开始,父亲就是每天背着相机出门。他的镜头,拍下了周恩来夫妇、陈毅夫妇、陈云、胡志明等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外国元首来桂林的情景,也对准过工矿企业的一线工人和农民,留下许多珍贵的历史镜头和资料。

大概是在我11岁之后,父亲把镜头更多地对准桂林的山山水水,而漓江边是他最常去的地方。经常是天不亮,父亲就背起硕大的照相器材和生活日用品出门,有时三五天都不回家。漓江沿岸的许多奇岩异峰、村舍、竹林,都留下了他跋涉的足迹。

我中学毕业后,父亲便经常带上我一起去拍摄漓江风光。亲身体验后,我才开始明白父亲对母亲河的痴情。

为了寻找一个合适的角度拍摄漓江,父亲经常要手脚并用爬上两岸的山峰。有一次,我跟着父亲一起摸黑爬上漓江边一座山。等拍完照片,天也亮了,我一看,四壁陡峭,吓得腿都软了。好不容易挪下山,我反复劝说父亲,以后不要再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父亲只是笑笑地对我说:“你还小,还不懂。”

那时,我们一家四口住着一套小房子。虽然房间本就不宽敞,父亲还是隔出了一间暗房。每次外出拍摄回到家,他就一头钻进暗房冲洗照片,过了好一阵才捏着照片满脸欣喜地走出来,“你们看,多美。”

即便是闲时,客厅里也常常坐满了父亲摄影圈里的朋友。他们经常拿着一张张漓江风景的照片,讨论构图、光线等摄影技术。父亲时常告诉我,漓江太美,生活在漓江边的摄影人太幸福,他们也有责任向全中国乃至全世界展示漓江的魅力。

1999年,父亲过世,前来吊唁的人挤满了厅堂,其中还有很多从新加坡、马来西亚远道而来。很多人告诉我,他们是从父亲的照片里第一次领略了漓江的美丽,并对漓江充满了向往。

父辈是建国后第一代漓江风光摄影人,他们一张张充满神韵的漓江风光摄影作品或参加展览夺得大奖,或被出版成册,或印制成挂历广为流传,成为漓江乃至桂林走向全国、走向世界的一个重要窗口。

这是父辈们一辈子的骄傲。而他们那些记录下漓江历史面貌的照片,也是留给我们、留给桂林、留给世界的珍贵遗产。因为,如果没有这些照片,我们就不能直观地了解漓江的过去,也无从畅想它的未来。

(受访人陈华生,陈亚江的儿子)


相关线路推荐

发表评论

提交 验证码:

在线咨询

  • 您好,您的邮件我已收到我给您做一份行程报价!

  • 我们可以根据您的时间给您调整行程安排的!您可以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我们给您量身定制一份行程和报价!

  • 预订之后,我们会给您手机发一个电子验证码,您按照手机上的说明到景区指定得电子票兑换点兑换入园门票即可!

  • 参加我们的旅游团我们都会安排接送服务的!

  • 参加小包团纯玩产品是不会有其他客人的,不需要参观任何旅游购物店!

  • 这个要看个人的喜好,梯田四季的景色各有特色的!

最新点评

阳光价格 同类产品,保证低价
阳光行程 品质护航,透明公开
阳光服务 专属客服,快速响应
救援保障 途中意外,保证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