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嘉美国际旅行社-提供领先的桂林旅游信息和专业桂林旅游接待服务!

首页 > 游客反馈表 > 最新旅游咨询游客反馈表 > 旅游新闻咨询游客反馈表 > 一位旅游体验师的桂林随笔 龙脊梯田

一位旅游体验师的桂林随笔 龙脊梯田

更新时间:2016-12-24 小编: 0 266
6月6日 北京小雨,从楼上阳台滴滴答答落下的雨滴溅湿了小院的地面,雨水滋养了墙角处的花花草草。如此天气,让我回忆起了在桂林做山水体验旅行时的境况。​6月龙脊梯田注水季节的情景按照行程计划,到达桂林当日,就要赶在天黑之前入住红瑶大寨山顶的民宿旅馆。在经过3个多小时的道路颠簸之后,终...

6月6日 北京小雨,从楼上阳台滴滴答答落下的雨滴溅湿了小院的地面,雨水滋养了墙角处的花花草草。如此天气,让我回忆起了在桂林做山水体验旅行时的境况。

6月龙脊梯田注水季节的情景

按照行程计划,到达桂林当日,就要赶在天黑之前入住红瑶大寨山顶的民宿旅馆。

在经过3个多小时的道路颠簸之后,终于在下午3点前,我们的汽车从桂林市区来到到达了龙胜各族自治县和平乡龙脊大瑶寨山下,我和妻踏上了龙脊的土地。抬头仰望面前的大山,感叹如此人间胜景,只得在如此闭塞生活的环境下才得寻。龙脊山上的路是无论如何无法通行机动车的,摩托车也不例外。蜿蜒的山路盘旋而升,翻过一座座山岗。路面多是石头、石板混合而筑,也有泥泞的泥水路,这是龙脊地区典型的道路状况,也是接下来的两个小时中,我们无法回避,要直面挑战的徒步之旅,这对普通游客来说,着实算一个“下马威”。

一位旅游体验师的桂林随笔(一):龙脊下田

通往和平乡龙脊大瑶的县道公路

弯弯山路上的瑶寨背夫

从大寨村口开始,上山的路就是窄窄的盘山小路,约莫2尺来宽。在浪漫诗人的笔下,这样的山路将会带有浓重的诗情画意;在自然爱好者心中则是充满生机的自然生态之感;但对于当地人来说,如此的山路,却是普通而又至关重要的生命线,它是一条条通往临近寨子、通往大山外界的普通得无法再普通的山路。这样的山路和山民的生活息息相关,几乎每天都离不开它,无论刮风下雨、阴晴雨雪,山民与山路都有自己的必达使命。

一位旅游体验师的桂林随笔(一):龙脊下田

雨中的石阶小路

一位旅游体验师的桂林随笔(一):龙脊下田

仅一人宽的石阶小路

从大寨到山顶全景楼的山路步行路程差不多要两个半小时左右,但这条山路沿途散落在梯田两侧的寨子不少,有大有小,规模不一。在龙脊这些寨子里生活的百姓每天做得最多的事情是:务农、编织和做背夫。务农是家庭里每一个成员所必须的工作,是奔口粮,全家一起下田劳作,一同收获;手工编织棉布则是瑶寨妇女们的拿手技能,男人们最多配合妇女在织布前后打打下手;随着当地旅游业的发展,“背夫”这一特殊时期背景下的工种应运而生。寨子里的大人、小孩、男人们和女人们都愿意参与寨子里组织的轮流为游客做背夫的工作,这也成为了继前两项延续了千百年的农耕劳作之外的山区新营生。无论男女老幼,人人都是一顶一的背东西好手。作为一名游客,无论你的背包有多重,你的物品多么琐碎、易碎、怕磕碰,寨子里的背夫都能高效、安全、迅捷地完成上山下山的物品运输使命,工具也只是一个简单得有些简陋的竹背篓。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当地背夫的服务费价格低得可怜,一次两个半小时的上山路程,只收游客20元钱(更离谱地是一年前的行情才10元钱),即便人家能收,你好意思真的只给那么低廉的服务费用吗?不服你来试试,不背一点东西,连续爬升两个半北京香山(或沿着45°坡爬升1400米),看结果会有多狼狈?!那时,你就能体会瑶寨背夫们的辛苦了。

一位旅游体验师的桂林随笔(一):龙脊下田

上山沿途遇到的瑶族寨子里总有编织的妇女。

一位旅游体验师的桂林随笔(一):龙脊下田

盛开在瑶寨里的月季

一位旅游体验师的桂林随笔(一):龙脊下田

雨雾中的田头寨

为我们服务的背夫是田头寨的潘姓夫妇,前一天是潘家大姐,人随和热情,身手敏捷,服务周到,阴雨天时也没忘记帮我们把背包扎好装好,由于阴雨连绵,还特意在背包上遮盖了防雨布。直到天黑前,也要冒雨把我们送到龙脊最高山顶全景楼旅馆,这让我很感动。而第二天,天刚刚蒙蒙亮,潘大姐就早早赶到了全景楼旅馆等我们下山,帮我们背东西。如此全程两次(一个往返上下)下来,我们也仅仅付出50元的费用,连导游、带讲解、加背工服务、还多走了好大一段路,实在不忍心,所以多给了10元辛苦费。老潘大哥告诉我:由于当地所有寨子的背夫加在一起是个很大的数字,而游客又不是很多,所以按规定只能由所有寨子出人轮流给游客做背夫,谁也不许多干、谁也不会少干。为我们背东西这次是他们两口子一周以来惟一的一单生意,而且安规定只能背一天,下山这半趟都已经是“超限”服务了。等到下一次再轮到他家给游客做背夫,就要等到差不多15天以后才有机会了。

一位旅游体验师的桂林随笔(一):龙脊下田

纯木结构的瑶寨民居

一位旅游体验师的桂林随笔(一):龙脊下田

这里被称为“龙脊”

在龙脊梯田,无论你从山腰、谷底或者山顶的哪个角度看身旁的梯田,都是一种莫大的感官享受。每年到了六月龙脊梯田注水(降雨)季节,禾田一层层从山脚盘绕到山顶,层层叠叠,高低错落,远近稀疏,其线条行云流水,其规模磅礴壮观,特别在有云雾的时候,则更加气象万千,犹如龙入云海、田脊仙山一般,遂被冠以“龙脊梯田”之名。

一位旅游体验师的桂林随笔(一):龙脊下田

“龙脊梯田”是个对外通用的名字,实际上也可以称之为“龙脊、大寨、龙脊大瑶寨、金坑大瑶寨、龙脊梯田风景区”等等名称。初来乍到的朋友可千万别被这些名字所迷惑,实际上全是一回事。龙脊梯田,据史载,开垦于元代,完工于清初(距今已有650多年历史),主要包括两部分:一是平安壮族梯田群,即平安寨;二是金坑红瑶梯田群,也就是大寨。“龙胜各族自治县”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这里是众多少数民族共同生活的地区,比如龙脊瑶族梯田、古榕平安壮寨、银水侗寨、黄洛瑶寨等等,各民族兄弟姐妹和谐地生活在这片山色秀美的土地上,各族都有自己生活栖息的寨子,一直以来,寨子与寨子之间都相安无事。就拿龙脊来说,生活在大瑶寨的少数民族以瑶族为主,其中瑶族又分为红瑶和蓝瑶等两个分支,风俗习惯相似。大寨地区的瑶族多为红瑶,以身穿红色民族服装为特征,据说瑶族的女孩子从出生开始就是全身着红色衣裤,长大以后就身着红色衣裙和头饰,上年纪以后就是红黑服饰,直到终老。

一位旅游体验师的桂林随笔(一):龙脊下田

一棵树、一片林或者一条小溪……只要他们愿意,就总能找到来劲儿的玩法

一位旅游体验师的桂林随笔(一):龙脊下田

无论是否有阳光,慵懒一直都是寨子里的标签

通常,住在村子里的百姓叫村民,但世代生活在龙脊寨子里的百姓却不叫寨民,他们也称自己为“村民”。在大寨通往山顶全景楼旅馆的这条窄窄的山路上,被许多摄影师一致认为有着著名景点的寨子包括:大寨、田头寨、小寨、大毛界、大瑶寨等,那些建在梯田里的寨子多数规模不大,从十余户到几十户为一群落(寨子)。寨子里的房子全是两三层的吊脚楼,多是依山就势而修建。山民们建吊脚木楼的木料皆来自山顶的树林。在龙脊这样复杂的地理环境中,瑶族兄弟建设家园的智慧和力量,就被充分地激发了出来,远看山麓、山腰之处无不坐落着一片片黑瓦黄粱的村村寨寨。在龙脊梯田的“绿海禾田”里,最大的田地不过一亩,大多数水田都是只能种一二行水稻的“带子丘”和“青蛙一跳三块田”的碎田块,这是与桂林市以南的阳朔地区的禾田风格大相径庭的。曾经有个笑话这样形容龙脊梯田的零碎:有个地主要农夫耕完山脚的206块田,才给发年终工钱。农夫卖力地把田耕完之后,数来数去一共只有205块田,怎么也找不到那最后一块,后来他拾起了地上的蓑衣,这才发现原来还有一块田被衣服盖住了。

一位旅游体验师的桂林随笔(一):龙脊下田

“青蛙跳”一样的梯田

生活在龙脊瑶寨子里的百姓们的生活方式相对外界要简单、清贫许多。当地普通人家的全部家当包括一套两三层的吊脚楼、一架织布用的纺车、一只牛或马、一两条狗和几只鸡,最大的财产是散碎在山脊山腰的水稻禾田,全家老小全指望着这些口粮田生活,一年到头打下来的粮食也仅仅够家用,很少有结余外售。家家户户的家用电器更是少得可怜,冰箱彩电这些普通家电基本没有,由于通往外界的山路崎岖难行,即便有能力购置大件电器的家庭,也没有能力把电器从山下搬运到山上的家里。尽管这里的百姓过着简单而清苦的生活,但他们仍旧很快乐。在如此无忧无虑的生活环境下,山民几乎不与外界联系,平时更谈不上丰富的娱乐活动,追鸡、逗狗、哄孩子就成了茶余饭后的主要消遣方式。

一位旅游体验师的桂林随笔(一):龙脊下田

尽管金坑瑶寨的小学条件艰苦,设施简陋,更没有现代化教学设施,但孩子们依然专注、刻苦

一位旅游体验师的桂林随笔(一):龙脊下田

由于学校的房舍数量有限,常常是一间教室几个年级的孩子共用

一位旅游体验师的桂林随笔(一):龙脊下田

一个年级下了课出来以后,下一个年级的同学才能进教室学习自己的课程

一位旅游体验师的桂林随笔(一):龙脊下田

由于瑶寨遍布这一大片山区,一般6、7岁的孩子单程从家到学校也要走上3、4个小时,所以很多孩子选择住校。这是他们的寝室。

一生当中,寨子里的村民大部分时间都是生活在这闭塞山区的农耕部族环境里,在过去也很少走出这座大山。当近些年这里也开始推广生态旅游之后,虽说常常可以见到外面来的游客,但30岁以上的村民仍旧很少很少走出寨子,甘心情愿守着自己世代耕种的梯田过活。寨子里新一代的年轻人则被生活所困,不得不小小年纪就结伙去附近的大城市打工比如龙胜县城、桂林市区、省会南宁,最远的也有到广州一带寻找活计,但这些龙脊走出去的打工仔,也多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方式打零工,一旦寨子里需要劳力插秧、注水、收割的农忙时候,打工的事情就不是最重要的了,一准会从“遥远”的城市返回寨子参与下田劳作。

寨子里有很多上了年纪的老人,几乎从生到死也没有走出过龙脊这片小天地。由于龙脊的自然环境奇好、自家种植的蔬菜和稻谷没有一点化学污染的缘故,这里的人们都很长寿。无论大小,几乎每个寨子都有百岁以上老人。在经过田头寨下寨时,我见路边一位精神健硕,身着瑶族服装的老奶奶在田里割油菜花,就趁歇脚的功夫和她攀谈起来。老奶奶是地道的“老红瑶”,会讲一点点普通话。据她说,自己今年已经88岁了,每天要做的事情很多,喂猪、喂鸡、洗衣、做饭这些自是少不了的家务活。我指着身旁那一大堆割下来的油菜花问道:“这是你家里人收割的吗?”老奶奶笑答:“家里男劳力在桂林(市区)打工,这是我自己刚刚割下来准备喂猪的食料”“总是哈腰割油菜花,您不怕腰疼吗?”“一点不疼,已经习惯了,如果哪天不下田劳动,才会腰疼的。别看我快九十岁的人了,我还可以自己挑水担担、下田插秧、收割水稻、缝补编织呢?一点也不会觉得累”,天呐,这个奶奶级的老人虽然年事已高,却身心状态如此之好,让我着实佩服!如果换做城里的老人,基本上不是天天坐在家里“弹弦子”就是、卧病在床、身体稍好的也基本上是在街心公园里“撞树”呢,就算身体健康的,也多是在敬老院里颐养天年了,啥事也不能做了,看来人不能比呀!

在帮助瑶族老奶奶往家里运送收割好的油菜花时,我发现她的头发不但油黑,而且很长。她背后长长的发梢可以垂至膝盖以下,于是我就好奇地问她:“奶奶您的头发有多长?”,“多长?不知道,但我自己已经不能给自己洗头发了,得请邻居帮忙了,确实是老了”。我很奇怪,一个身体健康的老人可以下田劳作,却不能给自己洗头发?老人说:“你能看到我的头发,只是其中一部分,还有大部分的头发在头套里盘着呢”,说话间,她已脱下包头布,把头发指给我看。果然,她的头套里面还盘着很多浓密油黑的头发,足有20公分厚。啧啧啧,看样子如果把发髻全部打开的话,至少也有3米长。“那您这是留了多久的头发呢?”“大概有70年了!”。原来,瑶族有个传统:女性从出生到去世,一生之中只剪两次头发,一次是出生后剪乳毛,而另一次就是结婚时修剪头发,一旦结婚之后就再也不能剪头发了。难怪瑶族妇女人人都用黑头布把自己的脑袋包裹得特厚特夸张,原来里面还有这么多头发,实在让人乍舌!

一位旅游体验师的桂林随笔(一):龙脊下田

瑶族老奶奶的头发足有2、3米长

一位旅游体验师的桂林随笔(一):龙脊下田

山下红瑶妇女有蓄发的习俗

虽然和我聊着闲天儿,但老奶奶仍旧不停的忙活手边的事情,打水喂猪、生火做饭、赶猪进圈。鉴于此,我也不好再耽误老奶奶做事情,遂起身告辞。临别时,我告诉老奶奶:“如果还能继续坚持每天下田劳作,天天保持与世无争的乐观心态的话,您一定可以活到120岁以上,到时候当您成了世界第一寿星时,我会再来看望您”


相关线路推荐

发表评论

提交 验证码:

在线咨询

  • 您好,您的邮件我已收到我给您做一份行程报价!

  • 我们可以根据您的时间给您调整行程安排的!您可以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我们给您量身定制一份行程和报价!

  • 预订之后,我们会给您手机发一个电子验证码,您按照手机上的说明到景区指定得电子票兑换点兑换入园门票即可!

  • 参加我们的旅游团我们都会安排接送服务的!

  • 参加小包团纯玩产品是不会有其他客人的,不需要参观任何旅游购物店!

  • 这个要看个人的喜好,梯田四季的景色各有特色的!

最新点评

阳光价格 同类产品,保证低价
阳光行程 品质护航,透明公开
阳光服务 专属客服,快速响应
救援保障 途中意外,保证援助